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作为一部通史,《资治通鉴》为什么以三家分晋为全书的开篇?

2019-6-19 18:48| 发布者: 温凉怎暖| 查看: 118| 评论: 0|来自: 快资讯 奇葩搞笑说

摘要: 众所周知,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,这段上启黄帝,下至今日的漫长岁月被我们称为上下五千年。今天我们能够自豪的宣称这段悠久的文明岁月冠绝所有民族,这份自豪得益于黄帝时期就出现的一个官职,这个官职就是 ...

       众所周知,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,这段上启黄帝,下至今日的漫长岁月被我们称为上下五千年。今天我们能够自豪的宣称这段悠久的文明岁月冠绝所有民族,这份自豪得益于黄帝时期就出现的一个官职,这个官职就是史官。黄帝设立史官结束了漫长的口耳相传的神话时期,中国正式进入了信史时代,这份信史有多么珍贵呢?可以这样说,当虞、夏、商都已经泯灭在岁月的长河,无论是文字还是遗址都已经不可考的时候,《史记》却还为我们清晰的提供着这段时期的世系谱。当商朝的甲骨文被发掘解读后,上面记载的商朝君王世系谱与《史记》上无比吻合,在这不经意之间见证了文明的伟大。

漫长的文明岁月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史书,这些史书包含着官方正史和民间野史,彼此相互验证。官方修的正史自然不必言说,这部分史书可靠性是最高的,基本上包含了当时的军事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民俗风情,但是由于继承了《史记》的修史方式,内容过于散乱,在保证真实性的同时内容过于支离破碎,一件事情可能被分列在很多地方,修改和整合都较为麻烦。因此在古代文化发展的巅峰时期—宋代完成了史书的汇编,司马光穷尽毕生心血完成了这部横跨十六个朝代,一共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《资治通鉴》,在完成史书的编撰两年后就因为心血耗尽而亡。本人出于对历史的喜爱,在读完《史记》后,感觉纪传体编史导致内容过于散乱,对于重大历史事件很难有全面的了解,于是就放弃购买剩余二十六部史书,转而购买编年体史书《资治通鉴》。

《资治通鉴》是我国著名的编年体史书,由司马光和他的助手刘恕、刘攽、范祖禹等人依据正史,博采二百二十二种杂史,历时十九年编撰而成,既然不只是司马光一人编撰而成,那为什么只有司马光署名呢?原来司马光的助手们只负责对史料的收集,比如刘恕博闻强记,自《史记》以下诸史,旁及私记杂说,无所不览,对《通鉴》的讨论编次,用力最多。刘攽于汉史、范祖禹于唐史,都有专深的研究。这些人分工合作,确保了史料的真实可靠,为这部史书的编撰做出了重要贡献。最后这些史料由司马光修改润色,写成定稿,史料的取舍和历史事件的褒贬都由司马光一个人完成,这也是司马光被誉为仅次于孔孟的儒家第三位圣人的原因。中国的历史记载是从黄帝时期开始的,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正史的《史记》就是以五帝本纪作为全书的开篇,那么司马光为何不从黄帝时期写起,反而以三家分晋作为全书的开始呢?

第一个原因就是司马光写《资治通鉴》的出发点。司马光当官时期正好赶上王安石发起变法,当时社会矛盾尖锐,国家积贫积弱,已经有了亡国征兆,像王安石这样的有识之士决定仿效当年的商鞅实行变法,作为儒家子弟竟然喊出了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”的口号,王安石在获得宋神宗的支持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变法,将反对变法的司马光等人贬出中央,司马光正是在退居洛阳的十五年内完成了《资治通鉴》的大部分内容编撰。作为一位史学家,面对国家剧烈变动的时候提出了回顾历史,总结国家的兴亡得失。在看到王安石借助君王的权威,大规模贬斥官员,任用私人,更改祖宗法度,就以三家分晋作为全书的开端,韩、赵、魏三家作为国君的大臣,不仅没有起到辅助君主的作用,还将国家权利篡夺在手中,将君主驱赶到一边,分割国君的土地,这种行为本来就是大逆不道的举动,而作为天下共主的周天子不仅不号召诸侯一起消灭这三家,反而将这三家列为诸侯,此后周天子的权威完全丧失,彻底沦落为一个普通的小国。

周天子的国土面积跟小国一样大,但是当年楚王问鼎中原的时候,周天子一句“鼎之轻重,未可问也”将楚王吓得赶快跑回老家了。当周天子将三家列为诸侯后,列国纷纷称王,周天子五世就亡国了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呢?就是在于周天子自己破坏了尊卑秩序,将名分与礼器授予破坏尊卑秩序的韩赵魏三家,名分与礼器是国之重器,不可轻易授予。这也是为什么商鞅变法后被秦惠文王车裂的原因,因为秦孝公授予商鞅只有君主才能掌握的实际权力,在名分上被赐予商君的名号,秦国百姓可能不知道新任君主是谁,但是一定知道商君是谁,这样的一个人已经有了篡位的可能性。司马光以三家分晋为开端,提醒君主祖宗法度不可以轻易改变,授予大臣以君王的权力导致君臣易位的可能性。

第二个原因就是司马光对《左传》的崇拜。司马光年轻时就十分喜爱《左传》,《左传》以《春秋》为底本,内容包含了东周前期二百五十四年间各国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外交和文化方面的重要事件和重要人物,基本上涵盖了春秋时期。《左传》的特点就是编年体和评论,这两点在《资治通鉴》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,对于重要的历史事件都有相应的评论,《左传》记载的内容在三家分晋前截止了,而司马光从三家分晋开始记载,体现了司马光接续《左传》的雄心壮志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

Powered by NCQNWH © 2003-2019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  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赣ICP备1300526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