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读《陶庵梦忆》记(二)

2019-6-17 15:29| 发布者: 围巾兔| 查看: 197| 评论: 0|原作者: 陨墨

摘要: “人生如梦”这话很多人都是知道的,很多人也常常会感叹出来一下,然而看过《陶庵梦忆》以后,大多数人的感叹便只会当是矫情或是附庸风雅了。因为作者张岱一生的经历才真的算是能够发自内心的感慨一番!或者说,不要 ...
“人生如梦”这话很多人都是知道的,很多人也常常会感叹出来一下,然而看过《陶庵梦忆》以后,大多数人的感叹便只会当是矫情或是附庸风雅了。因为作者张岱一生的经历才真的算是能够发自内心的感慨一番!
或者说,不要随便去感慨它,因为如果到了你能够感慨的时候,你大概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你绝对不愿意又不得不接受的经历。“人生如梦”看起来说来很雅,很有哲理韵味;然而,若是细细感受它来,难道不会感觉出一丝苍凉,甚至说凄凉的感觉么?而能发出这般凄凉的感慨的,除了人生遭逢巨变,还能够有什么值得人往“人生像什么,是什么”这个方向感慨呢?除了遭受巨变,还有什么能够给人感觉曾经的一切恍若一场美梦,不愿醒来呢?美梦与可称得上残酷的现实,有多大的比较,恐怕不用多讲。
如果理解了这些,那么朋友,你可以怀着一颗同理心,身临其境,切身处地地走进张岱,读懂《陶庵梦忆》了。
正如书的名字一般,陶庵是作者自号,作者早年闲适,晚年隐居,早年富足,晚年困苦,倒真的有些陶渊明的影子,只是他的境遇要悲惨一些罢。
他生活在一个翻天覆地变化的时代。曾经说起明末清初,明清之间的换代,我年少时了解不够并没有真正明白,这换代与之前有什么不同。后来读到余秋雨《山居笔记》中《一个王朝的背影》,提到教历史的老师说到明末清初,会有苦大仇深的感觉,只是那被余秋雨先生一笔带过了;再后来通过一位旧友了解到了“剃发易服”“扬州十日”“嘉定三屠”后,那种触目惊心令我感觉余秋雨先生似乎一笔带过的不是很应该;再到后来我因中学张岱《湖心亭看雪》的文风的吸引,终于在南昌华东交通大学的新华壹品读到了《陶庵梦忆》,那时我才明白,中学时自动忽略的注释里“陶庵梦忆”四个字,是带了多么沉重的痛苦。
是啊,在残酷的现实中,怀念曾经是多么美好,比起当下的残酷,曾经的美好究竟是否真的经历过?时间即使可以带走一切,带不走的是留在心中的美好回忆。但有时候,这种回忆是否反过来会让张岱更加痛苦,我不得而知,我们如今从书上感受到的那种交织夹杂的复杂情感,恐怕不足他落笔时的千分之一。“梦忆”-------就像回忆一场美梦,曾经的一切随着梦醒化作泡影。国破家亡,是一场灾难,作为灾难中的小小一份子,也只能如飘萍一般隐居,四目遥望家国何处,心中再无落脚之地。
明末,似乎和之前那些王朝的末期不大一样,明朝的某些风貌还有社会发展的某些节奏,也和之前的王朝有些不同,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因为某些原因,明朝的条条框框有些不同;又或许是社会发展积累到一定程度即将产生某种质变,所以明朝的发展显得有些不同。这些说法,研究历史的人都做过类似的假说,至少确定的是,明朝晚期虽然也存在着比较尖锐的矛盾,但总的来说,晚明的社会风貌还算是比较安定,至少南方,尤其张岱生活的江浙是这样。
张岱自己早年是贵族的公子,生活质量如何自不必说,就连他笔下的更阶层人士,也似乎看上去不算多差,一眼望去,也真的是美好、闲适的。
所以想想明末清初的战火绵延,康熙时期实际吃不饱饭的虚假繁荣,明末的南方百姓们相比来讲日子确实滋润了些,再加上对故国的怀念,张岱的笔触便自然而然了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

Powered by NCQNWH © 2003-2019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  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赣ICP备1300526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