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“青春四月,文笔南工”征文一等奖作品----------《易先生其人》

2019-6-13 23:15| 发布者: 围巾兔| 查看: 79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翀

摘要: “易先生”并不姓易,拜“这太容易了”的口头禅所赐,加上行事风格似古时先生的缘故,久而久之,逢人便叫他“易先生”,他自己也欣然接受。“你在干嘛?”“写文章介绍你”“那你愁眉苦脸的是几个意思?”“你让我用 ...
“易先生”并不姓易,拜“这太容易了”的口头禅所赐,加上行事风格似古时先生的缘故,久而久之,逢人便叫他“易先生”,他自己也欣然接受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“写文章介绍你”
“那你愁眉苦脸的是几个意思?”
“你让我用语言无法形容”
“......一边去,我自己来,这么容易的事让你这个表情写出来,‘易先生’得改名‘难先生’了”

和易先生的结识是在大学军训,他个子不高,站在第一排。注意到他是因为他不论是休息还是训练都沉默寡言,不同于其他人休息时和教官拆科打诨,偶尔看看蓝天,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,像海一样。自我介绍也是简单明了:大家好,我是某某,你们也可以叫我易先生,今后还请多多关照,谢谢。
未熟识的易先生让人感觉智商不在线,虽然平常多数也是脱线状态(易先生:并没有),一次的晚练,教官让每人吸一口藿香正气水提提神,当瓶子递到易先生鼻下时,一般人屏息也就敷衍过去了,他竟然向外喷气,最后获得了“喝一瓶藿香正气水”的殊荣。
训练时的一丝不苟让易先生成为我们连队第一个入选方阵队伍的人,犹记得那天对我们无奈的教官欣喜若狂,眼角泛起了泪花。
陆续地,我也被选入了方阵队伍,因为方阵队伍是学院代表队,由各个二级学院自己的连队选人共同组成。作为来自同一个连队的两人,我和易先生起初是站一起的,百思不解的是,从方阵队组成到最后确定站队位置,来来回回改动四五次,我和易先生始终是左右靠着,中间分开过,之后又回来了。军训生活是枯燥的,我们就这样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“你总是跟着我干嘛?”
“我也想问,你这狗皮膏药赖着我不放是怎么回事?”
“谁稀罕你了,真的是,你这个本质是x-2>0的家伙”
“......”
方阵队伍要进行裁人,我“自告奋勇”地退出了,回到了原来的连队。军训结束后,易先生找到我。
“遗憾吗?退出了方阵队伍”
“这倒没有,你知道吗,原来方阵队伍开始训练后,其他原连队每天都是休息,太舒服了,还在树荫下吃冰激凌”
“亏大发了”本想向我显示优越感的易先生一脸黑线。
后来我才知道,这是易先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军训,也无外乎那么认真了。

和军训时的默默无闻相比,后来的易先生可谓是出尽了风头。
军训结束,班级进行班委的选举,有想法的同学都可以上台为自己拉票。易先生当先士卒,一番慷慨激昂,艳惊四座,全票当选班长。要说这时候的易先生有多耀眼,军训时他的存在感就有多低,同连队的同班同学都不认识他。
“兄弟,看不出来啊,能人啊,军训时哪个连队的”
“低调低调,哦,那个,我和你们不是一个连队的”(内心OS:我和你就一个连的,还站你前面)
“哦,我说呢,军训时咋没见过你”
在一旁听着的我笑疯了。

大学生活开始,易先生的班长生涯也扬帆起航,要说易先生这班长当得真不含糊,班级日常、素质拓展活动、辅导员安排的工作等样样质高量好,就是天天赶材料的通宵达旦。两年过去,易先生辞去了班长职务,社团组织也退得一干二净。
“干得好好的,怎么辞了?”
“有些自己想法,另外一忙起来太伤身体了,扛不住,关键我又喜欢把事情做完了才休息。还有做材料会上瘾你知道吗,就那种完成了之后的成就感”
“不给你奖学金当报酬了吗”
“这话不能乱说,那是我凭专业成绩真材实料争取到的”
“我知道了,开玩笑呢,拿了奖学金可得请吃饭啊”
“一边玩去,我得存着,为未来娶媳妇儿作打算”
“......”
插一句,辞职后的易先生没有了做材料的“成就感”而感到空虚,于是开始走上了代写论文的道路。

平日里行事较真的易先生在游戏方面是个真正的“佛系玩家”,并不是因为技术差,破罐子破摔,而是他压根就不想在这方面花心思。在易先生看来,游戏是让人放松的一种方式,人体休息如果还要死脑细胞的话,那就不是休息了。以王者荣耀为例,铭文方面,易先生会按不同英雄根据那些大神的推荐铭文来进行安装,但仅此而已。平常的英雄出装,他完全依系统而定,给啥要啥,丝毫不会根据对手来改变自己的出装,玩游戏的易先生是极其安静的,不会有任何吐槽队友的行为,毕竟他是在休息。
作为一个佛系玩家,氪金自然也是不存在的,这方面他非常理性。易先生的观念中,游戏作为休闲娱乐方式的一种,既然没必要花费脑力,那自然也不需要投入金钱。必须花钱?那就弃游吧,简单粗暴。
“你这游戏看起来挺好玩的,叫啥?”
“绝地求生,98元一个账号”
“谢谢,再见”

每个人都有疯狂的一面,易先生也不例外。
和易先生同行去书店,你会感觉一只野兽在你身边,饿了几个月,突然发现猎物的那种,毫不夸张,那些书籍就是野兽的目标。
易先生很少网购书籍,他的原话是:快递再快也得两三天吧,时间太长了,那对我来说无异于凌迟,我等不了。
为了买正版书籍,易先生是新华书店的常客。每次去,易先生都是精分现场:一边吐槽新华书店太黑,什么书都按原价出售,一边又屁颠屁颠开开心心地捧着五六本书去柜台结账。痛并快乐着。
有次易先生心血来潮,自个儿公交换地铁去新华书店。回程时看错了点,与末班车失之交臂。结果将近5公里的路程,易先生拿着心心爱爱的宝贝书籍硬是走回了学校,耗时60分钟。
“你是不是傻,没车了,不是有滴滴吗?”
“我也想啊,滴滴那么黑,要17块钱,我寻思着走一半再滴滴,谁想还要10元,干脆就走回来了”
“你那5本书加起来都上百了吧,还在乎那10元钱?”
“这不一样,10元钱,凑凑,下次还能再买本书”
“......败给你了”
易先生嗜书如命是有原因的,小时候没有小伙伴的陪伴,便日夜以书为友。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,饥不择食。

不过书看多了,难免会胡思乱想。
“你会不会有一种感觉,夜深人静,快要入睡的时候,想着你未来年事已高,人生走向终点,然后你就这么离去了,往后发生的一切都和你毫无关系,所有的任何事你都不会知道,无法掌控、感知到自己而感到恐惧。”
“你没事吧,平时让你少看点书,非不听。”
“和书没有关系,只是想到这样的时候会有点害怕的感觉,你没有过吗?”
“当然没有,再说了,如果那样不是很好吗?什么都不用考虑,远离一切烦恼,都月底了,我下顿饭吃啥都不知道,还有空想那玩意儿?”
“又月光族了?算了,我请你吧”
“真够意思,下个月我一定还你。”
后来我百度了一下,易先生这种是“死亡恐怖症”,属于精神系恐怖症的一种。能否康复,得靠自己的心理开导。事实证明,是我多虑了。

“你知道女生是喜欢唇釉还是口红吗?”
“你确定这个问题是在问我?”
“不然呢,好朋友就你一个啊”
“Are you kidding me?你问我个直男口红问题,我又不是口红达人李佳琦,等会儿,你打听这事干嘛?老实交代”
“我想送个女生,你不是有关系好的女生吗?帮我问问”
“好啊,你果然要离我而去,你个负心汉”
“......你信不信我抽你,没开玩笑,讲正事”
“好吧,我去帮你问问,事成了,请我吃饭”
“成了再说吧”
心有所属的人怎么会患那种低级心理疾病呢,对吧?爱情这种东西,可是很考验人的。
加油啊,易先生,我还等你请我吃饭呢。

易先生寄语:大学期间,走过的路,爱过的人,品过的味,流过的泪,笑过的美,都将在时间河流中沉淀,保存在斑驳的记忆中。我们,一直在路上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

Powered by NCQNWH © 2003-2019 南昌市青年文化学会  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赣ICP备13005265号